千亿国际娱乐场

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钻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> 正文 57、看谁有看命回来!

正文 57、看谁有看命回来!
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.biquge.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biquge.co
    幸好,聿峥并没有一缠到底,只是停了动作也并没有离开她的唇,宽厚的掌心几乎可以把她整张脸托着。

    低眉,目光里说不出的浓厚,莫名其妙的看了她好一会儿,才冷不丁的道:“我们,认真的在一起,不行么?”

    她先是没反应,听出来他的意思后,心底是有一道慌乱闪过。

    只能用一丝轻讽带过去,看似笑着,“你现在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倒是也不回避,依旧定定的凝着她,“在请你做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这回,晚晚是真的笑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觉得,这样的台词,应该发生在刚谈恋爱的小年轻身上呢?

    可是想一想,她认认真真谈过一次恋爱么?

    并没有。

    转眼,竟然已经是孩子妈了,却连一个像样的恋爱都没有,还没有享受过“我是某某的女朋友”这样的身份。

    当初她多想要这个身份?

    “我是聿峥的女朋友。”这种简单的介绍,她曾经无的想要拥有。

    晚晚仰着脸,眉尾清浅的自嘲,“你是认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聿峥说。

    可她脸上的讥笑更明显了,“聿峥,你是无耻,还是健忘呢?我们有过那么多机会,我等过那么多次,你从来没有认真为我留出过这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略微舒了一口气,她才继续道:“现在?你把我的米宝弄丢了的现在,你竟然有脸说是认真的在跟我提这件事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也认认真真仰脸,看着他,“我也告诉你,不可能!我能跟你过来,只是为了谈工作,你不用妄想接机完成任何事、占我任何便宜!”

    她想从这个氛围脱身。

    聿峥伸手将她揽了回去,沉声:“我保证过米宝会没事,也一定会把他接回来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他接回来再说!”她不客气的打断。

    他依旧垂眸看着她,“这算不算,是你的一种承诺,米宝回来,就应了我的?”

    晚晚柔唇微扯,“我曾经是个很单纯的女孩,信封承诺、相信爱情,是你让我变成今天这样,我现在不知道承诺是什么、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曾经他接连两次的哄她、拖着她,导致她现在对承诺根本不抱有期待。

    聿峥终于不知道该怎么接话。

    好久,晚晚收拾完,发觉他好像也要住这里,看了他。

    微蹙眉,“是我要住这个房间,你回自己家去。”

    结果,聿峥薄唇一碰,十分理所当然,“家里没我的卧室,你可以问问聿夫人。”

    她一听就知道是荒谬的借口!

    聿家在华盛顿、在国际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,要说房产,绝对数不胜数,那么大的别墅,怎么可能没有他的卧室?

    不过这也算实话。

    因为聿峥一年到头都不一定回家一趟,聿夫人以前经常催他、经常打电话找他,让他回家,或者带女朋友回去。

    他屡屡爽约,甚至后来直接不鸟聿夫人了,导致聿夫人一怒,把家里的卧室给他“充公”了。

    晚晚也累了,不想跟他纠缠,只好随便他,反正知道他不敢乱来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关于跟聿家谈合作,那两天对方一直没有安排出空隙,所以晚晚在华盛顿算是休闲了两天。

    聿峥明显不是喜欢游逛的人,他甚至不知道能带她去哪儿散心。

    那天碰到了北云馥,若不是忽然撞见,晚晚确实快忘了她也过来的事实。

    前一天,北云馥不知道做什么去了,这会儿跟他们“偶遇”。

    “你是打算带她去博物馆?”北云馥看向聿峥,略微挑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一种不好描述的表情,带着些许自豪,又有着些许的笑意,“她跟我不一样,北云大小姐,哪是喜欢逛博物馆的人?她要么去看电影,要么去游乐场。”

    晚晚听出来了,聿峥从前应该是带她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了聿峥一眼。

    聿峥表情很有内容,但没说什么,只问她,“想看电影?”

    呵!晚晚眉尾轻轻扬起,为什么,她竟然有一种被动做了第三者的感觉?

    很不爽。

    所以,她哪儿也不去了,宁可直接回酒店歇着。

    北云馥却叫住她,然后看了聿峥,“我们姐妹说说话,你要陪着么?”

    聿峥的车挪到咖啡馆外,他在车上,而她们俩坐在咖啡馆里,他和她们只隔着一扇玻璃。

    北云馥抬眼看向对面的人,转头又看了一眼窗外、车里的聿峥,“我有时候觉得,你们真是一路人,一样的贱。你以前纠缠他,他现在纠缠你,多像?”

    晚晚对着聿峥和对着北云馥不是一个态度。

    看了她,好看的唇抿了咖啡,“你嫉妒?”

    嫉妒?北云馥笑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了。”北云馥笃定的道:“就算他是孩子亲爹,他差点害死你儿子,不是么?”

    晚晚淡然抬头,忽然生出一种可怕的念头,“这都是你故意设计的?”

    北云馥并没否认,只是说:“那种千钧一发的情况,我哪有时间设计?”

    她眸子冷了冷,“可你乐意见到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北云馥也很坦然,“对,如果你能把聿峥还给我,也许,我对你,不会有这种明显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还?

    晚晚觉得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的,我怎么还?”她倒是真愿意,可聿峥不是她的东西,她没有支配权!

    北云馥摇了摇头,“你坚决的不要他,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有多坚决呢?

    北云馥颇有意味的看了她一会儿,继续道:“你和韦伦不是发展得挺好么?你明确告诉他,你跟韦伦在一起,甚至愿意嫁给他,你看看聿峥还纠缠么?”

    聿峥就算再爱,他也是有尊严的,但凡她坚决的做出一个决定,他不可能再纠缠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晚晚也知道。

    她笑了,“你求我,也许我会乐意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北云馥愣了一下,不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晚晚继续笑着,云淡风轻,“这么看我做什么?觉得我对你的敌意太大?”

    说罢,她自顾接下去,“你别忘了,我当初怀着米宝为什么会离开!你敢说那不是你的杰作?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寒嗣帮忙,她或许真的会一辈子有着心结。

    现在就算不打算接受聿峥,但这件事已经淡去,那种芥蒂逐渐没了。

    北云馥大概是有些诧异,看了她一会儿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能想出这么自损八百的方式,我也佩服你,忽然也很好,你从哪儿弄的男人,为了逼我退出,能想出那么低级的骗局,让一个路人上你?”晚晚的语气里都透着轻蔑。

    气势上,她从来就不是输家。

    终究,北云馥拧了眉,看着她的云淡风轻,很多复杂的东西更是扭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做每一件都觉得自己是赢家,可是回头看看,确实每一件都很糟!

    狠狠吸了一口气,北云馥缓和着心头的郁结,努力弯起嘴角,“你想知道那个男人?”

    晚晚看了她,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不是聿峥就行。

    北云馥却依旧笑着,“怎么不想了,你都不好,聿峥为什么忽然有了情敌?为什么你的亲生父母隐居那么多年,忽然生出这么多事?米宝被绑架这个事背后,还有谁促成这件事,导致你和聿峥决裂,都不好?”

    在北云馥看来,这一切都指向让聿峥败退,让北云晚的家人遭受颠沛流离,让她孤立无助、变得需要人陪伴。

    那最后受益的,不就只剩那个最想陪她、最想得到他,最想让聿峥这个情敌消失的男人了么?

    可北云馥也知道她的脑子一向简单,这些复杂的脉络,她才不会去想!

    不懂也好。

    也许,因为米宝,她放弃了聿峥,选择了韦伦,等哪天忽然发现韦伦的面目,北云晚失去了所有选择,变得跟她北云馥一样孤独、失败,那才更有趣,不是么?

    所以,北云馥说到这里就不说了,而是笑着看向窗外的聿峥,“你没答应他在一起,对么?”

    晚晚懒得回答。

    北云馥看了时间,道:“我的人生糟糕到一定程度了,我现在特别想看你的人生会是什么样?”

    然后拿了包,“没答应他也是对的,免得过些时间,你就成了个寡妇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晚晚瞬间拧了眉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知道北云馥踏足那些圈子,难道是知道一些内幕?

    可北云馥弯了嘴角,“我说的不对?他做什么的你就算不知道,也该知道他每天都把命悬在刀尖上,最近又要出门吧?谁知道哪次就回不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个话的确没什么不对,晚晚也知道聿峥的事业性质。

    她蹙眉的瞬间,北云馥已经出去了,走到聿峥的车子便,隔着车门看了他一会儿。

    他们在说什么晚晚听不见,也没出去。

    北云馥对着聿峥,柔眉微蹙,“你很清楚这次去有可能有去无回,也许答应我,我们结婚,你可以不去,或者,你的命不受威胁,这样,你也不考虑我的复合么?”

    换句话说,她想救他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韦伦跟那些人,到底都撒了什么网,可是她知道不简单。

    聿峥目不斜视,就一个字:“不。”

    北云馥笑了笑,“那你说,我还要不要去见你母亲?还是就此选择白跑一趟?”

    她虽然恨过他,也知道他曾经庇护了她很多,就这么一次,她想尽己之力帮他一把,想着过来一趟,找聿夫人或许更有用。

    可惜,遭到了聿峥严词拒绝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聿峥下了车,语调很淡。

    因为对他来说,这个行程没有更改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已经跟她错身,去咖啡馆接里边坐着的女人,北云馥侧过身看了他一会儿,终究选择了离开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荣京功臣,自保是没问题的,只想自保的同时帮他,他既然不需要,她没必要过分坚持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聿峥开车载她回酒店,路上,两人一直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晚晚转头看着窗外,靠着椅子,一直沉默着,但北云馥的话还是进了她脑子里。

    终于问了句:“这次出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聿峥转头看了她一眼,又转回去,“和以往没多大差别。”

    没多大差别,那还是有差别。

    随即,他薄唇微弄,“怎么?如果情况特殊,你会考虑我的话?”

    她还是那个态度,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晚晚看了他,“你对我的伤害,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,你觉得我怎么可能还选择你?”

    聿峥并没有坚持,只说:“那就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冷不丁一句:“也许等你回来,我已经名花有主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不经意的一句,聿峥眉峰一拧,“跟谁?韦伦?”

    然后一句:“那就看我跟他谁有命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晚晚又一次想到了北云馥的语调,素眉蹙起,盯着他,“什么意思?”/dg/rg 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